Game & ALL Vol.5: 游戏艺术杂谈

作者:叶默哲
2016-10-25
2 2 5

正文

西方现当代艺术就像个老妓女,守着“艺术”的大门。

有人说我做椅子上,和大家来玩对看比谁先笑的游戏。(Marina Abramovic)
——她说,行吧你进来吧。
有人说我和我男朋友走长城,一人一端走到见面。(Marina Abramovic)
——她说,行吧你进来吧。
有人说我拿只牛来杀,几个人拿着刀砍得牛血肉横飞。(维也纳行动派)
——她说,行吧你进来吧。
有人说我把我伙伴钉上十字架,把他当狗在街上牵着。(Orgies Mysteries Theatre与Aus der Mappe der Hundigkeit)
——她说,行吧你进来吧。
有人把基督像丢进自己的尿液里,拍了张照片,不满意又拍了一组。(包括《尿中的撒旦》《尿中的掷铁饼者》等)(Immersions:Andres Serrano)
——她说,行吧你进来吧。
这时候电子游戏来了,唯唯诺诺,不知自己是否可以触及艺术神圣的“门槛”。
——“艺术”一看你如此胆怯,那就为难你一番好了。

“不行,你这怎么能算艺术呢?”

【End】

注释

这是一篇吐槽文。

“其实电子游戏是一种艺术。”

这样的表述被当做鞋子扔来扔去,其实除了商业互吹没多大意义。

我曾经亲口问过牛津通识读本:《西方艺术新论》的作者,休斯敦大学的哲学教授辛西娅·弗里兰这样一个问题,“电子游戏是不是艺术?”她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肯定的回应,并说这一块的学术研究在外国属于很前沿的状态,挺多人都在研究和实践这个东西。

我想这也是毫无疑问的,在这个《尿浸基督》、维也纳行动派都可以被当做艺术的语境下什么不能是艺术?(笑)电子游戏在如今后现代的西方艺术语境下早就可以轻松地被定义进艺术的大家庭里去了。

先别急着乐。

我们先回到电子游戏这个概念。电子游戏,实际上它的表述并不是 electronic game,而是 video game,那么问题来了,没有 video 显示的游戏算不算游戏?没有显示屏的游戏呢?那在这样的语境下,D&D,克苏鲁这样的桌面游戏、麻将甚至跳大绳这样的传统游戏,不是都被丢掉了么。

再来谈大家整天挂在嘴边的互动性(Interactivity),我们都认为游戏的互动性开创了前面八大艺术所没有的互动性云云,但这个互动性的开创性与否值得商榷的。

游戏是互动的艺术。好,我们说互动艺术(Interactive Art)。

互动艺术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不急不急,我先说个故事。

在公元前五世纪的时候,画家宙克西斯(Zeuxis)和巴赫西斯(Parrhasius)比赛作画,话说这宙克西斯技艺超群,一串葡萄挥笔立就,鲜翠欲滴,竟惹得飞鸟啄食,众人惊呼;而巴赫西斯作画完成后,宙克西斯想要打开门帘让光线进来,却惊奇地发现在门帘拉不开,在他面前的居然是巴赫西斯的画布!只能自愧不如,黯然退场。

(后来宙克西斯就在给自己的画作选女模特的时候笑死了,原因是一位丑女人十分坚持地要当他的模特。——好吧两者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个段子。)

1

新媒体艺术家和理论家莫奔(Maurice Benayoun)认为在宙克西斯试图用手去触碰这一幅画作的时候,他实际上成为了画作的一部分,而这件画作,实际上就是互动艺术的起源。我在香港的时候刚好见到过这位法国艺术家,他现在在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中心当老师(Creative Media Center,建筑超漂亮,也有游戏的 MA 和 MFA 专业,但会更偏向艺术),巴黎腔很重,讲起来语速太快我听不太懂orz。现在在主要在做装置艺术。这可是一个在九十年代就在做 VR 的男人,有很多很赞的项目诸如 Just Dig it!Emotional Wind 等等。

其他的说法认为最早的互动艺术来自 1920s,以马歇尔杜尚为例,他的装置 Rotary Glass Plates 就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视觉装置,会随着观看者角度的变化而发生效果的改变,被认为是最早的一批互动艺术。后来 1960s,如罗伊•阿斯科特(Roy Ascott)的一批人开始逐渐将控制论与电信技术和艺术结合在一起,他在 1983 年创造的第一个电信互动技术,La Plissure du Texte(文之肌理)就是一个全球的互动写作计划,后来这个作品以《西游记》的面貌重新再上海 2012 年双年展上出现。可以说就连龙美术馆前段时间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个展中的那个倒悬空中的镜面大金字塔也有“互动性”在其中的。——这些我可没胆概括成游戏,你们谁有胆子谁上。

故所谓 Interactive Art 与电子游戏应该是一个集合相交的关系,只能说某些电子游戏可算作互动艺术/媒体,并不能说它“开天辟地般”地带着“互动性”降临人间,秒杀其他一切艺术形式的。

说回上面的举例,我没有丝毫贬低现当代艺术的意思,相反我还特别感兴趣。Marina Abramovic 和老男朋友 Ulay 的故事真的感人,但我只是曾经和 @humble ray 大神去无聊看了一小时《悬丝》的小透明,关于当代艺术问题都去问他好了。

当代艺术的实验性强调一个观念的突破,在这个前置条件下,其实很多的所谓固定的艺术标准早就被解构得所剩无几了。而现今去争传统艺术的名号完全没有意义,传统艺术年代在印象派或者是立体主义达达主义 Duchamp,或者是推到沃霍尔年代也早该“终结”了,那时候,距离 Spacewar!(1962)的出现还有十年。

“游戏是不是艺术?”

这个问题不是要游戏爱好者去说服别人的,游戏可以是艺术,也可以不是艺术。绘画一定是艺术?拿我拿着笔乱涂也算咯?商业性质就不算艺术?不算个人表达就不算艺术?那中世纪艺术家作者意识根本不自觉怎么办?伦勃朗的《夜巡》其实是商业稿件怎么办?哦不整个当时那个时代的艺术品可都是以商业订单的形式完成的(笑)。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我可没资格说。

拿在《纽约客》上发游戏评论的Tom Bissell的话说:

电子游戏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年轻、同时越来越成为主流的流行艺术形式。想研究任何流行新兴媒体的起源就要首先成为对其怀疑、咒骂的考古学家。在我看来,对于电子游戏热情十足的人完全不必趾高气昂地去与人辩论它到底是否达到了艺术的标准,总能找到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干吧。那些质疑电子游戏不是,甚至永远无法成为艺术的人需要的不是刺激或者放纵,而是对手的淡定一笑。

叶默哲 

时间匀速地流 要永远伤感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参与此文章的讨论

  1. 高鸣 交典创艺 2016-10-25

    不要模棱两可,游戏是艺术。

    • 叶默哲w 2016-10-25

      @高鸣 交典创艺: 对!要的就是你这种霸气,你终于get到点了。

    • ROY 2016-10-25

      @叶默哲w:高鸣大大是一直推崇这个理念地。。。。。。

  2. sparxcrossrodas 2016-10-26

    电子游戏是个好的载体 能讲故事 能互动 有声 有光 能表达大量的信息
    可能电子游戏还是太年轻了 大量活化石 还在一线战斗啊。。
    如果游戏 有能强烈体现艺术家个人色彩的地方(是传统艺术不能取代的 不是同级的比较 比如画面 声音) 会被传统大佬们接受的快很多的

  3. Jerry Zhao 2016-10-26

    我觉得游戏不能等于艺术,属于载体,放入艺术为艺术,放入低俗为低俗。关键的是制作者在每一款游戏中想在其中放入什么,比如某些导演一样,一会儿拍文艺片一会儿拍商业片。

    最近由 Jerry Zhao 修改于:2016-10-26 11:43:56

您需要登录或者注册后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